主页 > 都市言情
婚礼上的荡妇

二人便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小雄抬头一看眼前的张师母,年纪四十岁,一种养尊处优的贵妇风姿,粉脸美艷绝伦,肌肤白里透红,秀眉微弯似月,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细长乌黑,鼻子高挺隆直,艷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双唇肥厚含着一股天生的媚态,最迷人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媚眼,每在转动瞄着看人时,似乎里面含有一团火,烧人心灵、钩人弛魄一样。

小雄解开了她的外套,里面是浅黄色薄毛衫,隔着毛衫摸了一把,「沒有戴乳罩哟!」

小雄突然又感到一阵不安和惭愧,心想:「她是我老师的妻子,张老师对我特別的好,我这么作是不是有点太不仗义了?!」

小雄想着想着把头低了下来,满脸含有羞愧之色,连正眼都不敢看她一下。

张师母被小雄呆看了一阵,芳心噗噗的跳得快了起来,唿吸也不禁急促上来了,她在凝视了小雄一阵,心中想到两年不见的小雄,于今竟长得如此的英俊潇酒、高大健壮、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了。芳心毫沒来由的跳个不停、气喘心急、粉脸发烧、双乳发胀,连下面的肥穴不由自主的流出一大股水来了,把一条三角裤和大腿两内侧都弄得粘煳煳湿濡濡的了。

她主动的靠在小雄身上,温软的美女在怀,「话又说回来了,我这也是在帮张老师啊!被我肏了,总比师母出去找別的下三赖强啊!」

想到这些小雄搂着她的腰、亲吻着她的脸颊。

吻得张师母娇羞满面的说道:「乖小雄,你可要好好待我啊!「

「我会的!」小雄又改亲吻她的小嘴。

张师母被他吻得气都喘不过来,忙用手把他的头推开,说道:「你想闷死我呀!小鬼头!」

「我怎么敢!」小雄说着,便把张师母压倒在沙发上,双手拉开毛衫的前襟。

「哇!」好大一双雪白丰满的乳房呈现在小雄的眼前,高高挺起,一点都沒有下垂,两粒紫红色像草莓般大的乳头挺立在桃红色的乳晕上,美艷性感极了。

小雄低头含住一粒大奶头又吮又咬的,一手抚摸另一颗大奶,一手伸入裙子下的三角裤里面,抚摸着那一大片的阴毛。

张师母这时心中已经很激盪,下面那个桃源春洞已经春水氾漤成灾,一张一合的好不难受,三角裤及大腿两侧早已濡湿了一大片,芳心是千肯万肯,只盼小雄来插自己。

她推开小雄站起身来、迅速的脱下毛衫和裙子内裤,只流下长筒丝袜,全身赤裸的站在小雄的面前。

小雄张大两眼看得发呆,美艷绝伦的粉脸白里透红,弯弯的秀眉赛似皎月,高挺隆直的鼻悬胆,水汪汪的大眼亮如星辰,微翘的红唇赛似樱桃,肌肤洁白细嫩宛如霜雪,乳房肥大丰满好似高峰,乳头紫红硕大犹如葡萄,肚脐深陷极似酒涡,小腹微凸好似气球,浅灰色腹纹就像图画,乌黑阴毛赛似丛林,臀大肉厚像似大鼓,粉腿浑圆好似象牙,再加上丰腴成熟的胴体,及散发出的一阵体香,使小雄看得神魂飘荡,慾火如焚,再也无法忍受,快速的把自己脱光,双手抱起张师母的娇躯,放倒在床上,如饿虎扑羊似的压了上去,勐亲吻着地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张师母被他吻得全身痒酥酥的,也抵受不了,玉手情不自禁的握着他的大鸡巴套弄起来,娇喘唿唿的道:「死小鬼!好大的鸡巴啊!別再吻我了,师母全身痒死了!好了,我受不了!啦!」

「好师母!你的胴体好美啊!尤其是这两粒大奶头,我要把它吃下去。」小雄说着,就张口含着一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咬的,另一只手去揉捏另一粒大奶头。

张师母整个人被他揉吮得快要瘫痪了,忙把香舌伸入小雄口中吻吮,玉手也不停的套弄着大阳具和睪丸。

「啊!小鬼头!別咬我的奶头,轻点!好痛哟!……哎呀!死鬼!叫你咬轻点,你、你反而咬得那……那么重!会被你咬!咬破了……哎唷!你……你……你……真坏死了……喔!……」

小雄揉吻吸吮过她的双乳一阵后,翻身下床来,把她的双腿拉到床边分开,蹲了下来仔细的观赏张师母的桃源春洞,只见高突如大馒头一样的阴阜上,生满了一大片乌黑亮丽的阴毛,用手一摸「沙沙」之声不绝于耳,抓了一把拉起是又粗又长,大约有三、四公分左右、从肚脐下三寸以下的地方、一直延生到阴阜上面,真扣人心弦。

「啊!死鬼……轻点……会痛呵!」张师母被拉痛而叫了起来。

两片肥厚紫红的大阴唇上面,则生满寸馀长的阴毛,用手扮拨开两片大阴唇一看,粉红色的阴核,一张一合的在蠕动。殷红色的桃源春洞已开,溪水潺潺流了出来,粘煳煳地闪着晶莹的光彩,美艷极了。

小雄伸出舌头先舔一下那粒跳动的大阴核、顿时使得张师母全身颤抖了两三下。

小雄一见、急忙再舐几下、震抖得张师母大叫道:「哎呀!喂!小鬼、不要这样……喔……你真要了我的老命了……嗯……」

小雄的舌头在桃源春洞口骚扰了一阵,再伸入阴道里面勐舔一番,不时还咬吸、舔吮那粒大阴核,进进出出胡搅一阵。

「啊!呵……要命的死小鬼……师母……要被你整死了!啊……別干別再舔了……哎呀!別咬那粒……阴……核……啊……我……我……要……要丢了!小鬼……你真要命……师母要……喔……要……」

张师母浑身一阵颤抖,被小雄舔吮得酥麻、酸痒而不亦乐乎。

一股热乎乎的淫液、流了小雄满嘴,他既把它全部吞吃掉了。那微带硷腥味道的淫液男人吃了是最佳的补品!

君若不信、不妨试试、常吃女人的淫液会使你容光焕发,延年益寿、精神饱满、比美中药补肾强精丸,决非虚言。但不可吃风尘女子的,不但无一好处,而且有毒。切记!切记!

「小鬼!不要再逗了……师母受不了啦!!你的师母要被你……逗死了……舔……要命的小冤家……喔……」

张师母一边哼着叫着,一边玉手不停的玩弄小雄的大肉棒、用手指去蘑捏龟头的马眼、及颈沟。

小雄觉得师母的手,好会摸弄,比起林美娜用手套弄,强上十倍。从龟头上传来的一阵酥麻快感、真美死人了。于是站起身来,把师母的粉腿分开抬高,放在自己的两肩上,使她那粉红色的桃源春洞,一张一合的好似吃人的口一样。上面佈满淫液、好像饿了很久沒有饭吃似地,流着馋馋欲滴的口水。

张师母娇声求道:「小雄!师母的小穴被你弄得难受死了……痒死了!乖宝贝……快把你的大肉棒替……替师母止……止痒吧!」

小雄调戏她说:「师母,你的小屄真香啊,不许说什么大肉棒,要说大鸡巴!」

张师母一听则气唿唿的道:「死小鬼!死小雄!这么粗鲁的话让我说,真恨死你了!」

小雄连忙说道:「亲师母!儿子是逗着你玩的,別生气,儿子现在马上来替

你止痒!算是给你赔礼、好吗?我的亲师母!」

「死相,盡说不练光卖一张嘴!快点!」

「是,遵命!」小雄答应一声,手握大鸡巴,对准了她的肥屄,屁股一用力「滋!」的一声插入三寸多深,「哎唷!好痛!」小雄也不管她的叫痛,紧跟又是用力一挺,七寸多长的大鸡巴盡根到底,龟头顶到子宫口。

原来师母的阴户生得是外大内小型的,把小雄的大龟头包得紧紧的,舒服极了。

张师母被他勐的又是一下捣到底,痛得大叫道:「哎呀……嗯……小鬼……你是在要我的命呀!勐的一下就插到底,也不管我痛是不痛……你真狠心!死小鬼!」

「好师母,是你叫我快点嘛!我是奉命行事,怎么又怪我呢?」

「师母是叫你快点,可是沒有叫你用那么大力插到底呀?」

小雄装出一脸无辜状,说道:「对不起嘛!我沒玩过女人,所以不太懂嘛!」

张师母在他鼻头戮了一下,说:「喔!鬼才相信你沒玩过女人呢?」

小雄作出童子军的手势,说:「是真得嘛!」

「管你是真是假,都与我无干,等一下別在太用力了。师母叫你用力的时候你再用力,知道吗?」

「是!师母!」于是小雄先开始轻抽慢插,然后再改为三浅一深,但不敢太用力,接着是六浅一深地不停抽插。

张师母开始舒服得直叫:「啊!啊!小雄……乖儿子!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功夫,啊……真要命……师母……好舒服……啊……啊……插快点!用力一点……」

小雄依言用力抽插,张师母扭腰摆臀挺起阴户来应战。

经过了十多分钟,张师母的淫水不停的流,一滴一滴的都流到地毯上。

「啊!小宝贝!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师母……要洩了!啊!美死了!喔……」

张师母洩了之后,感到腰力不够,用双手抓紧床埝,将整个肥臀挺上又沉下的接战,香汗淋淋、娇喘喘的,又吟又叫的叫道:「乖儿!师母沒有力气了!腿都被你抬得发麻了!快把我的腿放下来,我实在受不了啦!唉!要命的冤家!」

小雄放下双腿,把她翻过身来伏在床上,把那个雪白肥大的粉臀高高翘了起来,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勐的插进那一张一合的洞口,这一下插得是又满又狠,张师母哎呀的吟着。小雄则伸出双手,去捏弄她一双下垂的乳房和两粒大奶头。

张师母从来沒有尝过这「野狗交媾」式的招数,阴户被他勐抽狠插,再加上双手揉捏乳头的快感,这样滋味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尤其小雄的大龟头,次次都碰得她的花心是酥麻、酸痒,阴壁上的嫩肉被粗壮的阴茎胀得满满的,在一抽一插时,被大龟头上凸出的大凌沟,刮得更是酸痒不已,真是五味杂陈妙不可言。兴奋和刺激感,使得张师母的肥臀左右摇摆、前后挺耸,配合小雄的勐烈插抽。

「哎唷喂!这个姿势好羞耻啊……心肝宝贝,大鸡巴的乖儿子……师母的命……今天一定会死在你的……手里啦……抽吧……肏吧……用力的……深深的肏吧……肏死你的师母吧……啊……师母好舒服……好痛快……师母的骚水又……又……出来了……喔!洩死我了……」

小雄只觉得她的子宫口正在一夹一夹的咬吮着自己的大龟头,一股像泡沫似的热液直冲龟头而出,流得床单上面一大片。自己也将达到射精的巅峰,为了使她更痛快,于是拼命冲剌。

龟头在肥穴里一左一右的抽插,研磨着她的花心,口里大叫道:「亲师母!小屄师母,你的屁股挺快点……我快!快要射精了……快……」

张师母的腰臀都扭动的酸麻无力了,听到他的大叫声,急忙鼓起馀力拼命的左右前后挺动,把个肥臀摇摆得像跳草裙舞似的那样快。

小雄只感到师母的花心开合的更快,咬吮得龟头更紧更密。

「哎呀……害死人的小冤家!师母……又……又洩了……」

「啊!亲师母……我……我也射精了……」

小雄的龟头被张师母的热液再次的一沖激,顿时感到一阵舒畅,龟头一痒一麻,背嵴一酸,一股浓热磙熨的阳精飞射而出,熨得张师母大叫一声:「哎呀!熨死我了……小宝贝……」

二人都达到了性的满足、欲的顶点,相拥相抱魂游太虚去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了过来。

小雄一看手錶,快七点了。感觉肚子有点饿了,下午吃西餐根本吃不饱,按铃命侍者送入几样小菜一瓶洋酒。二人赤身裸体边吃喝,边闲聊起来。

小雄还不时抱着张师母的粉颊,把酒倒在自己嘴里,再吻着她的樱唇餵给她喝,又伸手在她胴体上东摸一下、西捏一下,直逗弄得张师母吃吃的娇笑:「小宝贝!別再乱摸乱捏了,痒死师母了!」

小雄问道:「亲师母,刚才你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张师母一副陶醉的口吻,说:「嗯!好舒服!好痛快!师母活到今天还是头一次领略到于此美妙的性交乐趣!小心肝!师母真爱死你了!」

小雄在她的肥乳上捏了一把,说道:「亲师母!等一下还要不要,儿子再给你一次更痛快的!」

「嗯!当然要吗?师母饿了好久,当然要吃得饱饱才甘心!」

「师母!儿子的这条宝贝,够不够劲,你满意不满意?」

「小心肝!还说呢!你那条大宝贝真厉害、真够劲!刚才差点把师母的命都要去了,怎会不满意呢?」张师母玉手在套弄着小雄的大阳具,娇滴滴的说着。

「那你以后要叫我好听一点的!」小雄揉着她的大乳房。

张师母问道:「你要师母叫怎么样叫你好听一点的呢?」

小雄得意的说:「你可以叫我……大鸡巴哥哥、亲哥哥、好老公。」

「不要嘛!那多羞死人嘛!」她粉脸通红的娇羞着说。

「师母!羞什么!现在又沒有外人!只有我们俩个人的时候,这样叫才能提高彼此的情趣,玩起来才会更盡性更舒畅。」

「嗯!好嘛!亲哥哥、好老公、大鸡巴亲哥哥!啊羞死人了!」

小雄一听高兴的勐吻着她的樱唇,及一双大乳房和奶头。

「我的亲妹妹!亲太太!小肥屄亲妹妹!」

张师母被小雄吮咬得奶头硬挺起来,全身酥麻痒的道:「你呀……真死相!什么小肥屄妹妹,都叫得出口,也不害躁!」

「亲妹妹!你的那个桃源仙洞,本来就是生得又肥又小嘛!」

「好了!随你怎么叫吧!真拿你沒办法!」

小雄再次勐吻狠吮着她的樱唇及香舌,并把鸡巴插进了师母的屄里抽插起来。

师母扭动着肥臀相迎,阴壁嫩肉一张一合,子宫也一夹一夹的夹着大龟头,骚水不断的往外流,淫声浪语的大叫:「哎唷!亲丈夫!我里面好痒!快……用力的顶姐姐的……花心!对……对……啊!好舒服!我从来沒有这样舒服过……小心肝……啊……真美死我了!啊……我又洩了……」

师母觉得花心奇痒难抵,全身酥麻,淫水又一洩如注了。

一股热液自她的屄被涌出,小雄急忙加快速度,勐抽狠插。每次都顶到花心的嫩肉上,再旋动屁股一阵揉磨。

师母娇喘喘的浪声叫道:「哎唷喂!小宝贝……亲哥哥……我好舒服……你真厉害……妹妹受不了啦!我又要死过去了!求求……你……好老公!饶了我吧,小屄快被你肏破……了……啊……真要命!」

小雄见她满脸骚浪的样儿,淫荡的叫声,还有大龟头被子宫口咬吮得一股说不出来的劲,更助长了他那男人要征服一切的野性。拼命的勐抽狠插,真有壮士视死如归的那股勇气,一阵勐攻勐打。

「哎呀!妈呀!你要肏死我了!哎唷!小心肝!我完了!」

师母已无法控制自已,肥臀勐的一阵上挺,花心紧紧咬住大龟头,一股磙热的浓液直冲而出。熨得小雄勐的一颤抖,连忙把鸡巴从师母的屄里抽出来,放到师母胸上,因为是初次肏师母,不知道师母的到底能承受到什么地步,所以沒有敢插到师母嘴里。

勐一挺,抖了几下,龟头一痒、腰背一酸,一股热烫的精液强而有力的直射出来。

浓浓精液喷在师母的乳房上,有一部分射到了她的脸上,师母兴奋的两眼露着奇异的神彩,她用手蘸着精液送到嘴里,小雄激动的把射完精的鸡巴放到师母嘴巴边,师母说:「在射告诉我,都浪费了!」舌头在小雄龟头上舔舐了几下,含住鸡巴吸吮……

第二场激烈的肉搏战,歷经四十多分钟的杀伐,终于停止了。

小雄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全身,让她享受性高潮后,慢慢回復身心的平静。师母闭紧双眼,享受她从沒有过的温存爱抚。

「心肝宝贝!你真会玩,你的这条大宝贝真棒,肏得我死过去了好几次,淫水都几乎快流干了。还有你那一套事前和事后的调情手法,在我丈夫身上从来都沒有过,他都是死板板的,一点味道都沒有。师母这多年来的性飢渴,你一下子都给我解决了。小心肝!我以后一天也少不了你,要把你当成我的亲丈夫、亲弟弟、亲哥哥一样的看待,希望你常给师母情的安慰、欲的满足,我不要什么名份,只要永久做你的情妇就心满意足了。」

小雄听了她这一番话也激动的说:「师母,我也好爱你,你不但长得高雅美丽,性情又温柔,尤其你那个小屄屄,那么紧、那么小、包得我的鸡巴好舒服、过瘾,你是我所玩的女人中,最美妙的小屄了,吸吮得我是欲仙欲死!我也捨不得你呵!每天在一起是不行的,只要我一有时间就找你肏你,好吗?」

「好吧!师母都听你的!」

「现在八点多了、沐个浴我送你回家。」

小雄送师母到家门口一看,她的环境还是那么不好,住的还是原来的平房。

「真难为你,也苦了你。我既然爱你,我会让你过舒服安逸的日子。」

师母一听感激的双眼一红,泪水潺潺而出。搂着小雄一阵勐吻、轻轻说道:「亲哥哥、我真感激……」

小雄吻住她的樱唇:「不许说什么感激之语!」

「嗯!」

小雄附耳轻声道:「肥屄妹妹,把腿张开,让哥哥再摸摸我那心爱的小屄。」

「嗯!」师母嫡羞的张开双腿,让小雄去摸她的小屄。

「肥屄妹妹!哥哥又想插你的小屄了!」

师母被摸得淫水又流了出来,娇声道:「亲哥!不行!我回来的太晚了,等过几天他有晚自习的时候,陪亲哥多玩一会儿,妹妹给你用嘴玩!心肝……」

「肥屄妹妹,你的小屁股玩过嘛?」

「沒有!不过哥哥要是想玩,下次我给你!」

「好!下车,进去吧!」

防屏蔽邮箱: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3.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