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另类小说
高三遇到初二小奴

这里有一半是真实的,一般是意淫。具体相信那一半,看你自己咯。

我遇见熊小唐是在高三的时候。她那时初二,刚满十六岁。

当时刚赶上教育改革,不允许高中生上晚自习,除非学校有住宿生。而我们高中的分校,一个给学习不好沒法进我们学校的学生或不在学区内的学生设立的,初高中都有的”半私立学校“ 有住宿的条件和手续。于是,爲了高三能上晚自习,学校在分校的地方建了新的教学楼。

新教学楼共五层,一层是原分校的初中部。二三四层是高三和原分校高一至高三,五楼一直空着。由于我们的到来,周围的房价和房租暴涨。本来是一个郊区,每个月100块的回迁房,变成800-1300每个月的学生公寓。

我也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这也让我认识了小唐。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小区门口,说是门口,实际上沒有门。因爲是回迁房,甚至沒有物业,人很少,除了学生就是房东。

我中午吃完饭往回走,她在小区门口不知道等着谁。看见我,她转身往里走。一直走到我租的房子的单元楼门口。站在那里不动了。我过去把单元门打开。

她回头笑着对我说:”我以爲你跟踪我呢?“

她长得十分可爱,像pornhub里和里的女生,说话声音也很像,但是比她们要好看很多很多。

那天,她忘了带单元门的钥匙,在等她的同学,看我来了有点害怕,就往回走。沒想到我们住一个单元,她住我楼上。

这样认识以后,我们经常一起上学,中午有时候一起吃饭,一起回家。午休过后一起回学校。只是初中部的晚自习比我们短。晚饭过后,我要十点才放学,她7点半就放学了。

认识久了,她也会在下课的时候跟我压压操场,打打羽毛球。有一次压操场的时候,后面有好多小女生跟着。

后来才知道,她们以爲我是她男朋友。然而她当时在班级有一个小男朋友。于是都以爲她脚踏两条船。

我也沒在乎,相反的,我对她的照顾更多。给她买饮料,送点小礼物。我当时也是无聊,也是想着万一她小男朋友来招人揍我,我可以借机会打个架。虽然我们年级差很多,但我上学早,她上学晚又蹲级,年龄差的不多。沒想到她男朋友怂的不行,跟本不敢跟我打照面。

知道有一天,我晚饭之后看见她在超市门口哭。我过去安慰,她看见我一下子扑到我怀里。但是扑到我怀里之后就不哭了,就是抱着我。我抱了她一会。安慰了几句。

我跟她说:“我也不问你爲什麽哭,你不开心了就来找我,我哄你。”

然后我带她和她的小姐妹们去超市,给她拿个购物车,零食随便拿,我买单。到底还是小姑娘。她们进去扫荡了超市。买了有3千多块钱的零食,就给她哄开心了。当天晚自习下课,她来找我,让我明天中午吃完饭去她家找她。

第二天午饭过后,我到她家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门。

她一直脑袋探出来,看见是我,把门打开让我进去。我们尬聊了一会。

她突然问我:“你们高三累不累呀?”

“废话,累死了,天天上火”

她眯着眼睛一笑:“那我给你泄泻火吧” “你趴床上,我给你按摩”

我就趴床上,她的手很小,沒多少力气,按得我又痒又麻,不是很舒服。

但是我很累了,加上我有午睡的习惯,一两分锺我就睡着了。

她一点点的向下按,一厘米一厘米的把我的裤子往下退。运动裤本身就肥大,我也沒什麽感觉。沒一会,我的裤子和内裤就被退到膝盖了。

突然,我裆下一凉。她在舔我的蛋蛋。

我一激灵,转身看着她。她跪床上,屁股坐在在我小腿上跟我说:“你转身躺着,把裤子脱了”

我刚转过身,还沒说话,她就把我裤子脱了,一口含住我的鸡巴,给我口。

我的鸡巴在她嘴里迅速涨起来,变得邦邦硬。她舌头舔着我的马眼,然后一口吧我的鸡巴吞进去,用力的吸。我鸡巴能感受到她的上牙膛,龟头能感觉到她喉咙口和小舌。

小唐一边吸,一边摸我的蛋。这样有五分锺后,她转战舔我的蛋,双手给我撸。一阵阵电流经过我的大脑。爽的我说不出话。给我舔了一会蛋蛋后,她又含住我的鸡巴。这一次吸的更用力,而且头也随之上下动。每动几下就来一次深喉。

我的鸡巴越来越涨,我扶住她的脑袋,像操屄一样操她的嘴,一会我就全部射进了她的嘴里。

她并沒有把我的鸡巴拿出来。卫视用力的吸干我的精液。然后抬起头,张开嘴,给我看她满嘴的精液,然后闭上嘴咽了下去。

之后她又开始舔我的蛋蛋。那种爽飞起来的感觉,让我的鸡巴又分泌了液体出来。最后她用嘴巴我的鸡巴清理干净,帮我穿上裤子。我们就一起去学校了。

之后只要她父母不在家,就让我去找她,她给我口出来。说是帮我放松。我问她你给几个人口过了。

她说:“就我前男友和你,去年他给我破处,给我看了好多黄片,我跟着黄片学的。他还叫我吃避孕药,我到现在也沒停。”

有一天早上上学,我在操场上往教学楼走,她送后面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我一把搂住她的脖子:“你急什麽呀?”

她挣扎着:“快迟到了”

“急什麽,还有一分锺呢”

这一搂,我摸到了她的胸,还有凸点。她校服里面竟然什麽都沒穿。我问:“她你怎麽里面沒穿衣服呀?”

她红着脸说“我昨晚完洗澡,穿着校服就睡了。起床快迟到了,沒想起来。”

我说:“早自习你老师走了,你来找我。”

早自习班主任点完名就回办公室了。老师刚走,她就在我班门口跟我摆手。我

过去拉着她去了五楼,在男厕所最里面的隔间,拉开她的校服拉锁。

我第一次正式看到她的胸,大概有B,挺挺的,粉粉嫩嫩。

她乖巧的跪下来,脱了我的裤子,一口含住我的鸡巴,另之一手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了。

口了一会,鸡巴硬了起来,她让我坐在马桶上,她的双腿噼开,一只手扶着我的鸡巴,缓缓放到她的小屄里。

然后松开手,自己开始前后摩擦。

摩擦了沒几下,她开始嗯。。。嗯。。。嗯。。的呻吟。

两个奶子一跳一跳的,跟随着摩擦频率快速摇摆,看着特別淫荡。

我的鸡巴还有一部分在外面,我搂住她的跨,用力向上一顶。

她啊的一声,摊在我身上。

“……啊……插得太深了.....太爽了.......我要炸了......爸爸.......操死我了........"

我抱着她的双腿,站起来,把她按在墙上。

每一下都插到最深,能感觉到她的子宫口,和她一缩一缩的小屄包裹着我的鸡巴。

她的呻吟声也变成了:”啊。。 啊。。。。啊。。啊。。。好爽。。。爸爸。。。爽。。。操死我。。。“

突然,她的小屄快速的收缩,一阵阵水喷了出来,她竟然潮吹了,液体顺着我的大腿流了下来。

她声音颤抖着:“射在我里面……射在我的……骚屄里面……”她在我耳边带着哭腔喘息着。

我用力一顶,全部射进她的小屄里。

我把她放下来,她瘫坐在地上,喘息着。

抬头看我一眼,然后挣扎着跪起来,给我用嘴清理鸡巴。清理过后,她跟我说,你等我一下。

然后捡起自己的裤子,拿出纸巾,全裸着出了隔间,去水池把纸巾打湿,回到隔间给我清理大腿,帮我穿上裤子。最后才穿上自己的衣服。

回到教室,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一半了,还好不是班主任的课。

这次之后,中午的口交就变成了做爱,她超级喜欢女上位和后入。每次要喷水的时候,她就喊着我,抱起她去洗手间,她说这样好清理。她还强调我不是她男朋友,非要算的话,可以是她爸爸或主人。有人的时候她喜欢叫我哥哥。沒人的时候叫我主人或者爸爸。

一直到高三还三个月高考,我见她的次数逐渐少了。因爲实在是太忙了,晚自习之外我又报了別的补习班,回到家都要凌晨一两点锺。

有一次晚上回家,她在楼梯里穿着睡衣睡着了。我叫醒她,她看见我,立刻跪在地上,脱了睡衣,全裸着,一遍脱我裤子一遍给我说:”我爸妈一睡着我就出来了,以后我不占用你时间,你想要跟我说一声就行,我等你。"

然后在楼梯里,她全裸着用力的给我口,她所有招式都用上了,十分锺不到我就射出来了,照例咽下去,清理之后,她才穿上衣服。蹑手蹑脚的回家了。

之后有机会她就给我口出来,有时候在楼梯里,有时候在学校男厕所。

有一次我模拟考试考得不好。我跟她说”今天晚上脱光了在单元门外面等我,我要操你”。其实气话占大部分。

当天晚上我凌晨2点半才回家,她全裸着站在楼梯口等我。“我一点半就出来啦,怕你回来早了”

“你不怕被人看见吗?”

“沒关系,人少,来人了我就躲一下,我带了润滑液,现在就能操我,我聪明吧”

我瞬间就硬了,也不管那麽多。她在屄里挤满润滑,转过身,背对着我。我从后面插进她的小屄,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抓着她的头发,像骑马的缰绳。

每一下我都插到最里面。她仰着头,配合着我的沖撞,喔喔。。。。好爽。。。。双舒服。。。。操死我。。。我是爸爸的小母狗。。“

我操了有十分锺,跟她说:”把润滑给我,我要操屁眼“

她一只手捡起润滑液,用嘴打开,反手挤在自己的屁眼上,然后用手指头插了两下:”好了,爸爸。。。。操我的屁眼吧“

我从小屄里拔出鸡巴,用力的插进她的屁眼里。她直接潮吹,全身瘫软。我快速的插了有十分锺,射了两下在她屁眼里,拔出来,再插到她小屄里射个干净。

她瘫在地上,我拿出手机给她拍照。她配合的岔开腿,一只手指头插进屄里,让精液流出来,另一只手整只中指插进屁眼。

拍完照片之后,她又让我拍了几张她跪着给我口交的照片。然后我们各回各家。

后来就高考了,我就沒跟她联系。高考结束租的房子也就退了。我们当时还要估分报志愿,大家怕吧自己的答案忘了,出正确答案之前都不敢出去浪。我也就在家呆着,有时候去学校原校区办些手续,拍毕业照。一直沒去小唐的校区。一直到高考过去一周后,我们估完分。

我去商场买了两个手机,一个自己用,又买了张黑电话卡。

中午的时候,到她家楼下,我怕她爸妈在家,不敢喊她的名字,又不想一直等着。于是我在楼下唱了首歌。果然,还沒唱完,我就听见她从楼梯跑下来的声音。一见面她就扑过来,抱着我。

”我想死你的大鸡吧了“,她在我耳边说。她拉着我去地下室的走廊里给我口了出来。

我把手机和电话卡给她,又把我的手机号留给她,就走了。下午她给我发短信,让我把之前拍的裸照发给她。

两天以后的一个周末,我和我朋友在网吧隔间里玩电脑。我不玩游戏,就看看电影,主要是太无聊了。

这时候她发短信问问在哪? 我把地址发给她。十分锺左右她就到了。穿着超短的齐逼小短裙,上身是齐肩漏脐抹胸,还做了大波浪卷发。

她一进包间就坐在我腿上,跟我一起看电影,一边看,一遍把衣服往上卷,露出奶子的下半球。

她把手机放桌子上,这时候来了个电话缴费的短信。屏幕一亮,她锁屏的壁纸是她在地上扣屄的照片。

我朋友瞟了一眼,来了句:“我操”

熊小唐:“你操谁呀?”

“操你!”

小唐看着我问:“行吗?”

我说“可以呀”

小唐立刻脱了衣服,果然里面什麽也沒穿。把内裤脱掉,齐逼小短裙往上提了一下。然后跪在地上,脱了我朋友裤子开始给他口交。

我朋友也不客气,拿她的嘴当小屄操。口了一会,小唐骑在他裆上,慢慢的把他的鸡巴放进自己的小屄里。

小唐一边动,一边呻吟  “啊。。啊。。啊。。。好哥哥。。。操死我。。。操死我。。。”

沒有十分锺,我朋友要射了,想拔出来。小唐按住他的手:“射进来,哥哥。。。射进小唐的骚屄。。。。”

我朋友憋着气说“真带劲啊”。然后就射进了小唐的小屄里。

小唐用嘴给他清理干净,然后说:“不止骚屄带劲哦,后面的屁眼更带劲的,想不想试一下啊?”

瞬间我朋友又硬了。这次后入,狂插小唐的屁眼,射到了里面。最后小唐又给他口出来一次。

我们从网吧出来的时候,我朋友腿都直颤。

我们一起吃了饭,然后去我朋友家,我们两个人操的小唐起不来,喷了5次,嗓子都哑了,短裙也撕坏了,衣服也沒了。最后只套着一个我朋友的大T恤。还出去给我们买了晚餐。

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我们三个去在街上压马路。看见24小时超市,进去买了支记号笔,在她脸上写上“欠操”,腿上写上“欢迎内射”,然后找了一个公园。

她把唯一一件T恤撕开,拍了很多照片,最后给我俩口出来,还拍了视频。

然后我就回家了,她跟我朋友去了他家。后来告诉我,记号笔是油性的,洗不掉。在我朋友家带了三天,最后被操的起不来床。

再后来我就上大学了,刚上大学两周,她坐火车来我的大学看我,告诉我她搬家了。本来也不是在市里住,因爲她爸的工作她搬回老家。在离原来城市一小时车程的一个市级镇。在我大学的一周,她一直在我宿舍住,我三个室友都操过她了。

后来放假我去看她一次,她和她的一个朋友一起来的。在一起吃了饭。在饭店包间,她当着她朋友面给我口出来,然后把精液吐到饭上,拌饭吃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和熊小唐见面。之后她给我发过几次她的裸照,和被几个人一起操的视频。初中毕业就去了职高,再也沒联系。

她的朋友叫甜甜,长的超级漂亮,那次吃饭走的时候给我留了手机号。

之后也一直沒联系,偶尔发发信息,也都是聊一些有的沒的。我大四快毕业的时候,甜甜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来找我。我说你来吧,我给你租个房子。她到了车站让我去接她,她穿着一个oversized的T恤,见到我让我张开手,把一团东西塞到我手中。我打开一看,是个蕾丝内裤。

她在我耳边吹起这说,“我刚脱下来的呦”。

我开车直奔给她租的房子,进门她转身跪下给我口。我射了四次,一次在她嘴里,一次小屄里,两次在屁眼里。

过几天,毕业了,同学们都走了,最后剩八个人,都是男生。我们吃了散伙饭,约着去KTV。她给我打电话,听说我在KTV就也来了。

甜甜进门先坐到我腿上,在我耳边说:“我能挨操吗?”

我说“你別问我,你问他们”

于是甜甜拿起麦克风,特別骚的声音问:“请问一下,我能挨操吗?”

我同学们都蒙了,有两个反应快的说,“当然能了”

甜甜看了我一眼,我点了下头。她就笑着坐到了他们两个中间。这下他们高兴了,四只手伸过来上下乱摸,开始还隔着衣服,沒几下就把衣服脱了,里面的胸罩也脱了,使劲揉着甜甜的奶子,边揉边夸说骚货你奶子真软啊,另外个说你奶头怎麽这麽大是不是被玩多了啊。

甜甜被他们摸得皱着眉哼哼起来了,身子不由自主地扭来扭去,还搂着他们脖子主动去接吻,左亲一口右亲一口,腿也习惯性地张开了。

两个男的也是心领神会,把她裙子撩开,把蕾丝内裤直接扯断。就开始一起摸她下面,边摸边说妈的这骚屄水真多,就沒见过水这麽多的女人。

她边娇喘边断断续续地说当然……啊……水不多……怎麽受得了你们……这麽多人啊……

他们扒开她的腿,小屄完全暴露出来,一个把她两片肉瓣儿扒拉开,直接把手指伸到粉嫩的花心里去摸,另外一个掏出手机来开始拍照。

甜甜说了一句“別忘了拍脸,随便拍。” 然后就沒管了。

那家伙听了更来劲了,一个手玩着她的奶子和屄,一个手拿着手机远的近的一阵乱拍。

甜甜不但不避讳,还把腿噼得更开了,故意摆出自己捧着奶子或者掰开屄的那种淫荡动作来让他们拍。

別人见只有他们两个有的玩,不愿意了,就拿着麦克说:“让大家看看你有多骚”。

甜甜跪趴在茶几上,一只手撑着身子,另一只手伸到屁股后面,用两根手指把屄缝使劲往两边扒开,连中间的花心也豁开了个小口子,灯光正好照在屁股上,粉红色的屄肉看得一清二楚,湿漉漉地泛着光,屄口上那一圈肉芽儿都往外翻了出来,像朵花儿似的。

阴核刚才被摸了那麽久,也已经硬硬地从盖皮底下鼓出来了,红彤彤的像颗玛瑙珠一样。

大家起哄着说不行不够骚,要再骚点。

她想了下,然后笑着把两根手指头往屄洞里插了进去,一边在里面抠一边拿拇指拨弄着阴核,沒几下就沾得满手都是亮晶晶的水,嘴里也开始痴迷地呻吟起来了。“这样……可以不……”

有人把话筒伸到她面前,开始问她:“骚货叫什麽名字?”

“甜甜......。”她本来只是小声说的,却被音响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多大。”“二……十”“做什麽的?”“学……学生……”她手指头动得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急促了。

“你的手现在在干什麽?”“……插自己的……骚屄。”她一说骚屄这两个字,包厢里一下就哄然起来。

“你的骚屄给多少人操过了?”

“记……记不清了……十几个吧........,手却一点也沒停下,屄里头的淫水都被抠出来了,沾得整个阴户都湿漉漉的。

"今天想怎麽被操啊?”

“不……不知道……反正……怎麽操……都行……”甜甜的声音兴奋地打着颤儿:“操我的骚屄……操我的……屁眼……操我的嘴儿……射到我里面……把我的每个洞……都灌满……”“

同学们听见这话,脱下裤子往旁边一扔,一股脑儿地围了上去,一根根火热的鸡巴挺得老高。

有人鸡巴伸到甜甜嘴边上,她乖巧地张开嘴,娇小的嘴唇裹住硕大的龟头,认真地吮吸着,香舌绕着圈儿,把马眼和龟头缝都舔了个遍,边舔边慢慢往里吞。

我这同学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往前一按,她还沒反应过来鸡巴就整根捅了进去,估计直捅进嗓子眼里了,她喉咙使劲抽搐着,想叫又叫不出来,眉头皱成一团,眼泪都流下来了。

可他沒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攥着她头发,一下接一下拔起来又摁下去,她喉咙里冒着含混不清的呜呜声,痛苦的眼神看上去楚楚可怜。

可当另外两个男人一边一个把鸡巴塞到她手里时,她仍然顺从地握住它们,一边卖力地捋动着,一边高高撅起白皙圆润的臀——虽然沒有手指在里面撑着了,但她的屄口并沒完全合拢,不规则的小口儿沾满淫水,微微地一张一缩,像是在饥渴地唿唤着

这一刻,甜甜,放弃了她所有的自尊和羞耻,像狗一样跪在男人们中间,仿佛自己只是一件玩具,一件爲取悦男人而生的玩具,一件愿意用任何部位、任何方式,来满足任何一根肉棒的泄欲玩具……

“帮我……拍下来哦。”她趁着嘴里换鸡巴的空隙大声喊道。

同学们打开了手机的摄像头,开始录下她清秀的面庞和爱笑的小嘴,被那根青筋凸起的丑陋巨物一点点贯穿的整个过程,录下她像水袋一样被揉得来回变形的奶子,在疯狂的最后沖刺下几乎要撕裂的屄口儿,还有随着抽插兴奋得鼓起来的娇嫩肛花。。

她大口地喘着气,一边挺动着下体,一边自豪似地问:“我的屁眼儿……舒服吗……够骚吗……”

“亲老公,爱死了,干我,我又要高潮了,快,啊,死了…死了….

“哦,好棒,太舒服了,又要来了,別停,妹妹想干一辈子,爱你们啊,啊,啊…..”

”……哥哥们的鸡巴太大……“

”甜甜这样的骚母狗……就是要……啊……就是要使劲操……操我的每个骚洞儿……”

“……一边让我给哥哥们舔鸡巴……一边操我……我的骚屄,我的屁眼……啊……全都要给大鸡巴使劲操……啊.........让我一边高潮……一边喷水……让我所有的洞儿……都一起塞着哥哥们的大鸡巴……直到……把我操死……操得再也夹不住鸡巴……”

这样过去了三个小时,每个人在她身体里至少射了三次,小屄里的精液顺着腿往下流。

大家把她抬起来,拍了张合照,精液像一条缐,顺着甜甜的小屄和屁眼一直流到地上。

她最后让所有人拿出手机,拍视频,她全裸着,对手机说:“我叫甜甜,看到这个视频的人,如果你能遇见我,给我看这个视频。你可以要求我,在任何地方,跟任何人操我身上所有你想操的地方。”

“这是我给你们的福利哟,要好好珍惜哟”

一个同学刚拍完视频,立刻就给甜甜看,然后说,去找个包间让人操你。

甜甜立刻全裸了出了包间,透过玻璃,看到有一个包间里全是男生。她大方地打开门,拿起麦克:“骚逼免费草,只能内射哦”

再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站不起来了。

最后她全裸着,被我同学架着出了KTV。嘴角还有精液,小屄和屁眼还向外流着精液。

之后甜甜就一直住在我给她租的出租屋里。我忙着找工作,基本上每天早上都是被她口醒,然后女上位到我要射的时候,换到屁眼里射出来。

有时候不忙了,就到校园里熘达。我指着那个男生,她就去勾引,找个小树林给他口出来。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把她全裸锁在门外面,她也很享受,跪着假装求我。然后回来被我操屁眼。

我找到工作就走了,给她预支了一年的房租。

再遇到甜甜是两年以后,她关注了我的微博,私信我。我们约在一个咖啡馆里,她跟我讲这两年的故事,说第一年差不多有30个人拿视频找过她。

其中一个要求她被4个人轮,还要那种轮奸效果的,全过程必须反抗。

有一个要她脱光了裸奔去夜场篮球场,结果有人在打篮球,在篮球场被十个人轮了。

还有一个要求她蒙着眼,然后把她的双手绑在床头,大腿和小腿用胶布缠上。被不同的人操了五个多小时,她都不知道有几个人,然后就这样把她留在酒店,门还开着。

有一次是五个人,要求她跟着旅游,一周时间,每天操的起不来。最后一天蒙着眼睛,口交鸡巴猜名字。然后插骚屄猜名字,最后插屁眼猜名字。猜错一个,就要让一个陌生人操。最后五个人爽完了,出去找了4个陌生人又操了三个小时。

还有要求去大学里面卖淫的。整个过程不能穿衣服,操一次十块钱,必须挣够300块才能穿上衣服。甜甜说那次是最刺激的,下午5点开始,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4点多。

有一个大学生,操过她之后,要求她塞着跳蛋去参加校园歌唱比赛,她唱了《童话镇》,竟然得了第三,因爲颤音唱的特別好,以及她给所有男评委口交,射嘴里,咽下去,还拍了吞精的视频。

还有一个女的来找她,磨了三周的豆腐,她说这是最爽的三周。

最过分的一次是被带到男生宿舍,被要求全裸,在寝室中间,躺在一个卧推板上。双腿大大的岔开,被绳子分別绑在两边的床上。头沒有枕在板上,而是后仰着,这样最方便深喉,而且能看见鸡巴在喉咙里动。腰被皮带绑在卧推板上,然后先是寝室的四个男生轮,操屄,操屁眼,深喉。后来把眼睛一蒙,直接把寝室门打开了。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过。只知道操了不止一天一夜,除了精液什麽都沒吃,手也一直沒停的撸着鸡巴。最后结束了衣服也沒给穿,趁晚上锁门前,全裸着,屄里和屁眼里还流着精液,从男生寝室跑出来了。

谁都可以操的视频很明显被发散出去了,还好开始的时候认出她的人不多。她每周都去检查性病,目前很幸运,沒有中招,但是平时也偶尔吃阻断药。因爲从来不带套,还要内射。每天还要对小屄和屁眼做保养,保证时刻是紧紧的。奶头也是粉粉嫩嫩的。

后来因爲经常一搞就是24小时,有时能混着精液吃药,有时根本沒法吃药。所以做了一个埋在胳膊里的长效避孕。她还纹了纹身在屄上面一点的地方,穿比基尼的时候能漏出一半,写着“欢迎内射,屁眼也行”。

她跟我聊这些的时候,就在正常的咖啡馆,她也沒有刻意压低声音,还给我看纹身。旁边一桌两个男生听见了,往她的方向看了好几次,两个人一直在窃窃私语。谁知道,他们再次回头的时候,甜甜沖他们扬了一下头,又挤了一下眼睛,做出了一个欲求不满的淫荡表情。然后头像卫生间的方向撇了两下。两个男生心领神会,走过来拉着她进了卫生间。其实跟像是甜甜拉着他们进了卫生间。

过了一会,他们三个从卫生间里出来,甜甜的丝袜已经沒了。甜甜给我她的手机,里面是她跪着给两个男生口交的视频,口硬了之后,一个后入,另一个拍视频。最后一个内射,一个射屁眼。然后把丝袜,乳贴和内裤拿走了。又用他们自己的手机拍了很多照片,甜甜相当配合,要求什麽姿势都给摆出来。

甜甜挨操完回来接着给我讲,现在她已经不穿裤子了,挨操的时候还要脱,太麻烦。只穿裙子,撩上去就可以。现在她也在工作,一个简单的文职。而且她给自己定下了,不能跟公司的人发生性关系的规定。出非有人拿着视频来找她,目前爲止还沒有人找她。而且大家都很喜欢她,因爲虽然不能操,但是揩油什麽的她完全不在意。

她有一次不小心“被小三”了。正在挨操,操她的人的老婆闯了进来。她是沒害怕,直接把自己以往挨操,群P的视频给那女人看,然后裸着跪在地上,说;"我沒勾引你老公,但是谁都能操我,是我不对,你想我怎麽样都可以。"

那个女的让甜甜全裸着,脖子上戴着狗链,打车去了一间那女人开的工厂。工厂里有7个员工,给她轮奸了,每个人射了三次。然后拍下视频,再打车回来。这一来一回,专车司机也给她操了。这事就算过去了,那女的最后还给了她十万块,说是就当自己老公嫖了。

遇到有视频的人里最变态的,自己从头到尾沒操甜甜。但是每天给安排个任务,要甜甜自己录像,回来交给他。

有过要求在一个写字楼的楼梯里,脱光衣服,带上口塞,蒙住眼睛,然后甜甜把手铐钥匙塞进小屄里,再用手铐把自己拷在楼梯扶手上。等着直到有人来给她打开。最后是一个快递小哥,因爲不想等电梯,走的楼梯。他吧钥匙拿出来之后,先用手扣小屄,然后把甜甜的腿抬起来,操了有二十分锺,最后拍了视频,才帮甜甜打开手铐。但是送外卖的把甜甜的衣服拿走了,说是操她耽搁的时间的补偿。最后甜甜等到天黑一路躲躲藏藏回的家。

第二天要求甜甜晚上7点去商场,从一个侧门消防用门进去,然后脱光衣服,带上口塞,小屄里塞上跳蛋。然后穿过整个商场去对称的另一面的侧门出口。甜甜这一路用了一个半小时,中间潮吹了三次,最后到出口的时候神志都有些不清晰了。正蹲在地上休息,恍惚间,路过一男的,甜甜下意识的跪下脱了他的裤子,摘了口塞,给他口交。口到一半才清醒,自己都不记得什麽时候开始口的。最后射在嘴里,拍了一个口含精液咽下去的视频。那个男的把外套给她了。她才沒裸着回的家。

还有半夜天桥全裸;

全裸去超市买避孕套;

塞着狗尾巴肛塞,脖子拴着狗链,全裸着求路人把她当狗遛;

全裸去男厕所,抓厕所里的小哥哥鸡巴;

只穿一件情趣旗袍,半透明蕾丝,开叉开到肩膀那种,去应聘一对一家教;

只穿着校服,混进高中,在男厕所给高中生口交,必须口够三十个,并且全部吞精;

在停车场,把SUV后备箱打开坐在里面,旁边摆满情趣用品,小屄沖外,自己脱光衣服,噼开腿,蒙着眼睛,手背后拷住,任由路人处置。

那两周折磨的她丧失了自己的人格,完全只会听话,沒什麽自己的意识了。基本上別人说什麽,甜甜立刻就做什麽,完全下意识,沒有思考。两周挨操了十几次,不算多,但都不认识,完全陌生人,一句话都沒说那种。最后因爲有视频的人出差,走了,才停止。

慢慢的拿视频来找甜甜的越来越多,有时候吃个饭,服务员也拿着视频过来。逛个商场,能碰到两个拿视频来搭讪的。甜甜自己开玩笑说:”那个视频简直就是骚货遥控器,是刻着“随便操”的玉玺。后来内衣,内裤都不够了,出去一趟回来就沒了,后来干脆不穿。

因爲视频传的太广了,刚好我给她租的房子也到期了,她就离开了那个城市。可是到了新城市,连续两个月沒人来拿视频搭讪,她又很不适应。平时逛逛夜店,找小哥哥操,也不刺激。

有一天她是在忍不住了,去夜店,打开airdrop。给十个陌生人分享了自己 “我叫甜甜,看到这个视频的人,如果你能遇见我,给我看这个视频。你可以要求我,在任何地方,跟任何人操我身上所有你想操的地方” 的视频。结果并沒有发生什麽。

于是第二天,甜甜去了同一家夜店,一次性把能选的airdrop全选了,分享了有一百多个。夜场甚至引起了一阵小骚乱,果然,过了十五分锺不到,有人认出了甜甜。出示了视频,拉着进了男厕所。

那天晚上,甜甜在男厕所被三十几个人轮操,小屄,屁眼都闭不上了,嘴里流着口水,晕过去两次。因爲太久这麽多人了,一时间爽到上天。

也录了好多个一边被操屁眼一遍大喊 “我叫甜甜,......啊.......看到这个.....视频的...人,给我看.....这个视....频。你可以...要求我,在....任何地方,跟任何人......操我身上......所有....你.....想操的.....地方。”

现在这个“随便操”的视频,有好几个版本。一个是当年在KTV录得,全身赤裸,淫荡,小屄,屁眼流着精液,但是意识清醒。

还有其他版本,都是那天晚上在夜店里,被操着小屄,操着屁眼,同时操着小屄和屁眼的时候,一边呻吟,一边喊着."...主人...老公....大鸡吧...."一边拍的。

她的手机相册,向上翻三分锺翻不到头的,都是自己各种被操的视频或照片。

从夜店出来之后,在新的城市,又能一周被搭讪一两次了。后来搭讪的人越来越多,也到了出门就能遇见的程度。刚好我微博开通了联系人可查找。她看到了我的微博,就过来我的城市,先找了份工作。然后去夜店门口airdrop了50个人“随便操”的视频,但是这次她沒有进去。她觉得被搭讪,挨操,已经是习惯,不能太多,也不能沒有。

做完这一切,她约的我来咖啡馆,叙叙旧。

防屏蔽邮箱: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3.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