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古典武侠
花香袭人春月塘34

第三回 李冰刘红双双献丑 美琦吴妍各怀心事

李冰想排出肉洞里的东西。“哎、、别别、那可不行,你得陪我吃完了饭才行,要是中途掉了,我可不付钱。”“啊!你、、你真坏!”李冰羞得连乳房都红了,可是看张峰那十分坚决的无赖相,不得不硬撑着。“去就去,你可不许赖帐。”

张峰搂着李冰的小蛮腰走出包房,走进大厅,“你去门口等我吧,我穿衣服。”

“嗯,大哥,你先把单签了吧。”“好、好,你放心好啦!”张峰签了单,去穿衣了。

姐妹们把李冰围住,“喂,怎么样”“哼哼,绝对大款!”“呀!李冰,你的裙子”“别撩,这都盖不住了。”“哈哈、哈哈,第一性感美女!”这群放荡的小姐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李冰,带我去不”刘红眼巴巴地看着李冰,“我、、、”要是平时,李冰一定爽快地答应,因为她们都是互相提携的,可是今天,李冰感到难堪,但又不好说明,“呦、、、那我不去了,别搅了你们的好事。”刘红有些酸酸的。

“嗨,哪能不带你去呢!咱们不是干姐妹么!”李冰无奈只好答应,“吴妍、美琦,一起去。”

她们四姐妹是最要好的干姐妹,也是春月塘最漂亮的四朵花,总是形影不离。

“李冰,你这服装!”美琦疑惑地盯着李冰那半露的屁股。“姐,他就为这,要赏我5张呢。”“啊!、、那也太、、嗨,不说了,你这贱坯子。”美琦也是无奈,只好随她去了。

大门厅里,张峰衣着无华,“呦,还有这么多妹妹陪着真是我的艳福喽!”

“怎么怕把你吃光呀”李冰故意挑衅,“看你说到哪里去了大哥我正愁没人帮我花钱呢。”说着冲总台小姐吩咐:“这几位妹妹我都买钟了。”刘红、美琦她们听到此话,顿时喜笑颜开,惊讶地盯着张峰,“大哥真是豪爽!我们去哪吃饭”“去吃鲍鱼,你们带路。”“啊!真的!”“当然。”李冰姐妹几个更加惊喜,就连总台小姐也惊羡不已。

出了门,姐妹几个四下张望,“看什么呢”张峰莫名其妙,“你的车呢”

“我没车,打的士呀。”“大哥你可真会逗,你没车,谁信呀!”姐妹几个真是不信,“我真没车,不过是个卖菜的而已”,正说着,招来一辆夏利的士,“上车吧。”几个小妞互相看看,钻进车里,张峰坐在前面,车一直就开到小城最有名的“鲍皇宫”。

妖艳俊美的四位小姐,簇拥着张峰走进饭店,尤其李冰的装束和走路的奇怪姿态,惹得众食客侧目!他们被安顿进一间包厢,一桌令人瞠目的鲍鱼宴很快就摆齐,小妞们兴奋异常,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

席间莺声燕语、打情骂俏,好不热闹。四个美妞穷追勐审,务必要弄清张峰的身世,可狡猾的张峰罔故左右而言它,就是说不清他到底是干什么的,最终咬定他是中了大奖的“板儿爷”,小妞们自是不信,可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吃过鲜美的鲍鱼,上好的香茶摆了上来,调情之间,张峰又生出坏主意,“小姐,给每位小妹面前摆上一个小碟子。”小碟子立即摆好,“好了,你出去吧。”包厢里只剩张峰和四位美妞了。

张峰从小包里拿出一捆百元钞票,每个碟子里放进5张,然后开口道:“各位面前碟子里的钞票是准备赏给小妹的。”“哇!谢谢大哥!”四姐妹齐声惊叫。

“不过我有一个小小要求,如果哪位小妹肯照顾我,那这钞票就归她了。”

李冰、刘红已经跃跃欲试了,吴研看看美琦镇定自若,贪婪的目光扫过面前的钞票,也强坐安稳,静听张峰的“要求”。

“四位小妹实在太漂亮,惹得大哥我那个东西难受,哪位小妹肯为我吹箫”

张峰淫亵的目光盯着最漂亮的美琦,可美琦冷漠孤傲地撇了撇小嘴儿,转头看壁画。李冰看看张峰、看看美琦、又看看钞票,眼珠一转,玉牙轻咬朱唇,倏忽钻进桌下,动手开解张峰的裤门。“你、、、”美琦气得说不出话,继续看壁画。刘红见状,不甘落后,也倏忽钻进桌下,跟李冰抢吸、共侍张峰的肉棒。

吴研有些坐不住了,眼光来来回回在钞票上扫描,可是看美琦未动,便也稳住了自己。

四位小妞的表现,张峰一眼看尽,不由得对美琦顿生敬佩!“美琦小姐,我真钦佩你的品格。”这是由衷的赞叹。“哎、、、、”美琦轻轻探了一口气。

两位美妞在桌下侍候张峰的肉棒,张峰却与左右的美琦、吴研谈笑风生,尽享齐人之乐。

“小姐——-”张峰喊进服务小姐,从小姐惊讶的目光里,张峰知道她正纳闷屋里怎么缺了两位小姐,“埋单。”“是,请稍候。”小姐临出门,还回头张望,心里一定不解:“我没看见出去人呀怎么少了俩!”

功夫不大,小姐复又进来,“先生,一共2180元。”“哦、、这是2300,不用找零了。”“谢谢老板!”服务小姐惊喜万分,她从未拿过20元以上的小费,心想“这位老板竟然如此豪气!”“小姐,可以请你帮我擦擦干净么”

张峰悠然地礼请服务小姐,“愿意为您效劳。”那小姐拿起一块干净的湿巾,诚惶诚恐地想以此感谢老板的赏赐,“擦哪里”张峰挪了挪屁股,让出裆部,令人瞠目的大肉棒裸瘫在小姐眼前,“这里有些粘液,拜托你受累。”

“啊!、、、服务小姐顿时惊羞脸红。”一时不知所措,直盯盯看着肉棒。

“不要怕,来吧。”张峰轻轻抓住她的柔手,按在阳物上。服务小姐气喘吁吁地开始擦拭,简直就象中了魔法。一手轻握肉棒,另一手展湿巾细心擦拭,在张峰的导引下,擦净了肉棒,又擦肉袋,擦净了肉袋,又擦股沟,最后擦干小腹。

就在这时,稍稍回过神的服务小姐惊讶地发现,缺失了的那两位小姐竟然跪在桌下,她顿时明白了她们刚才在干什么,一股红殷复又浸满刚刚退潮的粉脸。

“去吧,没事了。”张峰温存地吩咐那痴痴呆呆、羞涩扭捏的服务小姐。然后,李冰、刘红娇喘连连地爬了出来,连忙把碟子里的钞票收进囊中。“你俩类坏了吧”美琦轻蔑地讽刺她俩。“姐、、、”李冰无言以对,刘红干脆埋了头不吱声。

“呵呵,这有什么,没事的。”张峰把剩余的钞票收起来。吴妍的目光象是橡皮筋一样被钞票牵着走。“好啦,各位小妹,我要走了,以后再会。”张峰说着告别的话,却没有起身。

“哎、、大哥、、你、、、”李冰急了,盯着张峰。“怎么单也签了,鲍鱼也吃了,还有什么事么”张峰故意装煳涂。“你可不能赖帐呀!”李冰急得脸涨红了。“嗯赖什么帐”

“你、、、我、、、那个、、、”李冰难于启齿,却心急如焚。“哦、当初说好的,我要买呀,现在货没有了,我买什么呀”“什么什么你卖他什么东西”吴妍好奇地追问。“我、、我、、货都在这里呀。”李冰不理会吴妍,急着跟张峰争辩。“哦、、还没掉呢那拿出来吧,记数点钱,绝不赖帐。”

“什么拿出来这里!”“嗯,这里,我不回去了。”“你、、、你、、”

李冰又羞又气,不知说什么好。“你就拿出来呗,干嘛还藏着掖着”美琦数落李冰。“姐、、你、、你不知道、、我、、他、、”李冰实在羞于说明。

“你不拿出来,我怎么知道里面还有多少”张峰故意气她,“快点,我要走了。”“别走、、我、、、”李冰被逼无奈,也顾不得羞耻了,叉开肉感的大腿,腰身前凸,撩起本已超短的裙摆,露出赤裸的下体。

“啊!、、、你、、、”其她三姐妹都惊羞地盯着李冰淫荡的姿势,可李冰此时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也不敢看姐妹们,憋红了脸,低头捧住阴道口,小腹用力,“咕噜”竟挤出一颗艳艳的红李。

“啊!、、、、”那三姐妹简直目瞪口呆。“小姐、、、”张峰唤门外的服务小姐进来。“啊!、、、不要、、、”李冰羞愧难当,急忙夹紧腿,双手扯着裙摆极力遮掩下体。“你干什么!”李冰又羞又急,埋怨张峰节外生枝,“我得叫个见证人呀,要不多了、少了的,算不清楚,再说也是想让她帮帮你。”

“你、、、你、、、”李冰气得说不出话,只是浑身颤栗,紧咬朱唇。

“小姐,请你用一个干净托盘帮她承接水果,然后把准确个数宣布给大家,好么”“嗯,愿意效劳!”服务小姐刚刚受惠巨额小费,当然极力表现讨好张峰,所以尽管尚未弄清此次张峰让她干什么,便已然爽快答应,拿起一个亮闪闪的银托盘,走到李冰面前,温言软语地探问:“小姐,我来帮你。”

“你、、、”李冰羞愧已极,漂亮的大眼睛里已经盈满泪水,不敢看服务小姐,却无奈地默默把手里的李子放进托盘。那三个惊得痴呆的姐妹此时也不知该怎样面对,唯有楞楞地看着难堪的李冰。

“啊!、、、”服务小姐忽然失手,托盘坠地,李子滚落,原来她看见面前的美女竟然赤裸下体,而且从那个最最私秘的肉洞里挤出一颗李子!“哦、、对、、对、、对不起。”服务小姐慌慌张张地连忙拾起托盘,找回李子,别着羞红的粉脸,重新站到李冰面前,目光在逃避,却又不时偷偷熘瞄一眼李冰的奇迹。

“两个、三个、四个、、、、”李子一颗一颗挤出来,大家都越来越惊讶!

“女人的肉洞里竟然可以装进这么多的李子!”除了李冰之外,其她四位小姐都在不自觉地夹紧并摩挲大腿,一张张漂亮的脸蛋上都泛起娇羞的潮红。老练的张峰得意地欣赏着他的“杰作”。

“啊!、、、你、、、”李冰转过身子,蹶起美臀,娇嫩的菊蕾慢慢绽放,竟然也挤出李子,这可把那四位女孩子惊得连嘴都合不上了!而此时的李冰已经完全没了自尊,忘我地排挤李子,完全象个淫贱下流的婊子在表演淫戏。

“28、29”一共29颗李子,服务小姐羞红满面地宣布,然后把托盘放在桌子上。

“哇!李冰、、你、、真厉害!”刘红吃惊地自言自语。“不对,应该是30个,大哥,这你是知道的呀!”李冰连忙重新点查,的确是29个。

“大概掉了一个吧”张峰漫不经心地说到。“不、不可能!”李冰委屈地争辩,“有、里面还有一个。”李冰忽然感觉阴道里好像还有东西,兴奋地马上叉腿憋气,可是阴道已经没有力气再排挤了,李冰急中生智,原地跳起来又重重落下,试图把李子震落出来,没成想激荡的豪乳一下子冲开很短的T恤,白亮亮地在胸前摇晃,“啊!”李冰一声惊叫,连忙掩胸,可超短的裙摆由于肥臀的跳动,象弹力皮筋一样缩至腰间,硕大肥嫩的屁股和阴毛柔疏的阴部立即展露在众人眼前。“妈呀!、、、”李冰慌得手足无措,夹紧赤裸的大腿,双手掩护乳房,低头傻傻地盯着自己的私处,竟不知如何是好。

“你们快帮帮她呀!”张峰示意刘红、吴妍,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怎样做。“你们快扶李冰躺在桌上,小姐请你把桌子收拾一下。”“啊!是。”

服务小姐手忙脚乱地收拾桌面,腾清一块地方,刘红、吴妍象是搀扶病人一样把李冰放躺在桌上,而李冰却一直双手捂乳任由摆弄。

躺在桌上的李冰,虽然穿着短裙,却搂在腰间,比不穿更加淫靡,赤裸着下体,两腿被刘红、吴妍掰开、握住,女孩最感羞耻的私秘花园禁地大大地敞开,被众人的目光肆意奸视。

“小姐,请你帮忙把里面的李子取出来。”张峰语气平缓但不容置疑地吩咐着。

“哦、、哦、、好好!”服务小姐也似魔鬼附体般,完全听从张峰的指派。

服务小姐先是用两指拨开李冰的淫洞,歪头仔细向里面探看,“哦、、好像是有,太深了!”她轻轻按压李冰小腹,企图把李子挤出来,可无济于事。“我、小姐,请你帮忙压,我再试试。”服务小姐恳请刘红帮忙,刘红也没犹豫,便加力按压李冰小腹。服务小姐这回专注地扒开淫洞,眼看着里面的李子一动一动地,可就是不出来。她着急地回望张峰,乞求办法。

“你不会抠一抠”张峰也歪着头在观察淫洞里面。“啊!那、、”服务小姐不再犹豫,拇指卡住李冰的阴埠,食指伸进肉洞。李冰丰满的下体立即条件反射地颤动了一下。“啊,碰到了,碰到了。”服务小姐有些信心了,可是抠弄好久,还是弄不出来,便把中指也挤进去,可依然只能触到李子却抠不住李子。

大概是服务小姐的拇指无意中刚好按在了李冰的阴蒂上,再经这么一通抠弄,又是如此淫荡的姿势,又是被众人视奸,李冰的肉体竟然不受意志控制,逐渐热烈起来,蛮腰在桌上微微扭动,两腿在刘红、吴妍手中轻轻抽搐,目光逐渐失神,唿吸渐渐急促,“哼、、、咿呀、、、”李冰咬着嘴唇,半心半意地克制自己,又半心半意地追逐迎合服务小姐的手指。

“给,用这个试试。”张峰递给服务小姐一把长柄汤匙,服务小姐象是面对手术患者一样,根本没有考虑李冰是何等羞耻的感觉,一手用力撑开淫洞,一手就把汤匙慢慢伸进阴道,仔细看着,一点一点接近李子。每当凉凉的金属汤匙触及嫩嫩的腔壁,李冰的肉体都有激动的回应。

终于,汤匙抠住李子,服务小姐慢慢往外楼,可这强烈刺激了李冰,她的肉体开始震颤,要不是刘红、吴妍使劲按住,李冰此时恐怕要胡乱蹬腿了。就在李子将要出口的一瞬间,大概是触到G点了,李冰再也控制不住,小腹抽紧,蛮腰劲挺,两片淫唇竟然死死缠住汤匙细柄,阴道肌肉强力裹住李子和汤匙,一股淡黄色液体激射如喷丝,刚好喷洒在服务小姐的粉脸上。

“啊!、、”服务小姐吓了一跳,连忙松手逃开,刘红、吴妍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吓得也松手躲开。只见李冰两手紧紧掐住桌沿,两腿依然保持刚才被掰开的八字型,屁股在摇、蛮腰在摇、淫唇在蠕动,斜插在阴道里的汤匙长柄在剧烈地颤动,“啊、、、哦、、、”的娇吟从李冰的喉头连连传出。

李冰高潮了!眼光靡散,肉体粉红,根本忘记这是什么场所,尽情发泄。在众目睽睽之下,李冰竟然持续高潮十多分钟,桌上的盘碗“叮当”做响为她伴奏。

最后,李冰耗尽精力,两腿颓然放下,却依然叉开着,汤匙带着李子“咕嘟”

一声掉落出来。

服务小姐默默捡起,放进托盘,然后小心地报数:“30个。”刘红、吴妍这时也回过神,急忙搀扶李冰下地。

“看来真是没掉,这是2000,是咱们事先讲好的,这500是给你的额外小费,加起来刚好是2500,10个二百五,小妹再见,回去好好养养身子。”张峰戏虐地说完,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李冰,这是怎么回事”美琦抱住傻傻的李冰,想搞清其中原委。可怜的李冰紧紧攥着那一叠钞票,张张嘴,欲言又止,哀羞地看着美琦,忽然,扑在美琦怀里,抵住美琦肩头,放声痛苦,“美琦姐、、、、、呜呜、、呜呜、、、”。

这是屈辱、悲哀、悔愧的泪,美琦非常理解李冰,所以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抚摸着李冰耸动的肩头,无可奈何地轻叹,“哎、、、、”。不过内心深处却对张峰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是怨恨他的性趣淫邪还是倾慕他绝对大男子主意的风度亦或是渴望他一捆捆的金钱美琦自己也想不清楚。

刘红则羡慕地盯着李冰手里的钞票。服务小姐轻蔑地瞥了一眼李冰,扭着细腰丰臀走出包厢。吴妍的目光随着服务小姐的离去,望向门口,若有所思、、、、

第四回 挥金撒银张峰钓情 欲擒故纵美琦失魄

李冰四姐妹回到春月塘后,极力炫耀了鲍鱼的美味和张峰的倜傥阔绰,至于其它难堪之事自然是讳莫如深、守口如瓶。

吴妍动了心思,常常暗自琢磨如何傍上张峰。美琦倒是暂且忘却了那个令人羡慕又畏惧的男人。

张峰尝到春月塘的妙趣,心想反正没有急事,便耽搁几天泡泡妞也好。于是白天在街上闲逛,用餐时就约来春月塘的小姐,晚上干脆就包个妞睡在春月塘。

以至于春月塘的小姐们都戏称自己是同侍一夫的妻妾姐妹了。张峰的大方与英俊令所有小姐都垂涎不已,只是各人的表现方式各有不同罢了。

几天过去后,张峰逐渐定情于春月塘四朵金花——美琦、李冰、吴妍、刘红,因为她们四姐妹是最漂亮、最性感、最有味道的。李冰、吴妍常常被张峰同时包宿,刘红还坚守不做大活的准则,但张峰的私处她已经非常熟悉了。

唯有美琦,孤傲冷艳,从不招惹张峰,每次照面仅是礼貌性地笑一笑。这倒勾起张峰的心思,开始向美琦大献殷勤。

点美琦的钟,美琦也不拒绝,认认真真地为张峰做按摩。张峰也温文尔雅、规规矩矩,从不让美琦难堪!

“美琦,我知道你怎样看我,我也不想多做解释,我只是让你听听我的心里话:我原本不是这样,但那些女孩子为了钱什么都干,我也没办法抗拒。你身在此中,却能坚守情操,令我真心钦佩!对李冰她们我只是发泄,但对你我是真的产生了一种我久违了的,我自己都无法抑制的爱情!嗨、、、说这些,恐怕让你耻笑!不说了,哎——-”张峰长长叹了口气,缄言闭目,似睡非睡。美琦也不做声,默默地看着眼前这男人俊美的脸,两手温柔地摩挲他的肌肤。

这几天,美琦也似做梦一般,这个最初令美琦反感的张峰,近来干脆住在春月塘,24小时包了她,再不撩其她小姐,每天上午先带她去吃早茶,然后散步,再然后陪她逛街,给她买服饰、化妆品等等好多的东西,午餐后再陪她回春月塘,然后两人就在美琦的包厢里缠绵直至第二天早上。

儒雅的张峰简直跟初识的张峰判若两人!强烈的爱情攻势,令美琦不得不动心。

张峰还别出心裁,想出浪漫的追求方式:从花店订购鲜玫瑰,每天99枝,花店会在晚上9点钟准时送到春月塘,摆在大厅里,上面缀着一张精致的卡片,写到:“我只爱美琦!”

在众姐妹面前,美琦真是12万分的风光!张峰每天总花销高达三、五千元,也令美琦和所有春月塘的人心惊肉跳!张峰因此得到“水晶之恋姐夫”的亲昵称谓。

因为美琦是这群小姐中公认的大姐大,虽然她年龄不是最大。而张峰经常买回很多美琦爱吃的水晶之恋果冻,并分给众人一起吃,所以被称为“水晶之恋”。

通过几天有意无意的聊天,美琦知道:张峰,36岁,自由职业,离异,无孩,拥有一处豪华大房子,有一个高薪保姆,目前厌倦了眠花宿柳的流浪生活,想找一位善解人意、温柔漂亮的女孩为伴。尽管情报不很翔实,但美琦确实在考虑委身于张峰的想法。

而张峰也得知美琦的一些情况:26岁,未婚,大学生,有老母、小弟和小妹,一家人都靠美琦养活,对于未来的老公,有钱是必须的条件,至于眠花宿柳能够理解,只是不要太过分、不要伤害她的感情就能容忍,但最重要的是要对她和她的家人完全持久地负责任。

看着、想着,美琦有些失神,情不自禁地慢慢俯下头,在张峰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这是美琦发自内心的、主动对张峰的初吻。

张峰忽然睁开温情的眼睛,感激地看着美琦。美琦顿时羞红了脸,一瞥头,娇嗔到:“闭上眼睛,谁让你睁眼了!”“呵呵,宝贝儿!”张峰感到一股暖流浸湮全身,轻轻闭上双眼,细细享受美琦的娇柔双手的抚摸。

“哦、、、”张峰浑身一震,原来是美琦的巧手已经开始揉搓张峰的肉袋了。

这可是美琦第一次亲触张峰的阳物。尽管她没少玩弄过男人这堆丑物,但在张峰面前却一直矜持。她细心地给他涂抹婴儿润肤油,使整个肉蛋、肉棒都润滑光鲜,就连肛门也涂满油,滑熘熘的,一根纤纤细指慢慢插进张峰的菊门。

“哇!、、、、你真好!、、、”张峰真心感激美琦绝妙的手法,令他欲死欲仙!

“不要嘛,你放手。”美琦扭捏地躲开张峰那抚摸她屁股的手,“宝贝儿,快上来吧。”张峰干脆搂住美琦欲行不轨。“你放开!”美琦发威!张峰看看美琦严肃的表情,慌忙放开,并一迭声地道歉:“哦、、对不起,是我放肆了!

对不起,对不起!“平时潇洒自如的张峰,此时竟红了脸,惭愧地复又躺下,任凭美琦搓弄阳物。

“哦、对了,美琦,我今天有些事情要去办。”张峰说着,不顾美琦的挽留,匆匆吻别。

看着张峰的背影,美琦有些后悔,眼眶里泪水直打转。就连其她小姐也觉出张峰有些怪怪的。

张峰不过是想吓吓美琦,折折她的傲气。但出了春月塘,独自吃着晚餐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便急匆匆打车连夜奔省城去了。“美琦也凉凉她也好!哼。”

再说美琦,没能留住张峰,悻悻然独坐闺房,暗自思衬:“他到底值得依赖么

我刚才是不是矜持过分了惹他生气了毕竟他那种大老板能忍这么多天不粘小姐,已经十分不易了,说明他真的很给我面子,很在乎我的感情!嗨!我也许应该遂了他不知他还能回来不“

李冰、刘红、吴妍都来看望美琦,三姐妹叽叽喳查评论张峰、开导美琦,终使美琦深悔自己刚才的矜持,哀叹可能从此错失金龟婿,竟嘤嘤啜泣起来。李冰便又解劝美琦,刘红乖巧地给美琦递上湿巾,吴妍也假惺惺地安慰美琦,内心却暗自庆幸,琢磨着自己应该如何勾上张峰。

一连几天,张峰没来,杳无音信。其她小姐们喜新厌旧,很快就忘记了张峰。

因为张峰就是来了,也不会关照她们,都让美琦独占了。美琦却日渐消瘦,萎靡不振。

“他已经好几天没来了吧”坐在美琦身边的李冰关切地问美琦。“嗯”美琦无精打采地点头。“你俩怎么了吵架了”“没有。”“那他怎么不来了”

“我也不知道,想必生意忙呗。”其实美琦心虚得很,极力猜想张峰只是因为生意忙而已。

“那你没给他打电话问问”“我、、我也不知道他电话。”美琦不无尴尬地回答。“啊不会吧他那么疯狂地追你,连电话都不知道”刘红惊讶。

“那他到底叫什么名”“不知道。”美琦的脸开始发烧。“啊”小姐们又是一惊。“那他到底做什么生意”“干脆说他到底有多少钱”“我真的不知道。”美琦有些生气,也有些无奈。“咦这就怪了那你想不想跟他”

“我、、、说不好、、我其实现在也不太了解他。”美琦丧气地说出这无奈的的回答。

的确,在张峰情真意切的追求下,在他挥金如土的气派震慑下,美琦内心已经向往着张峰夫人的高贵地位了,可她至今也真是还没摸透张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顾虑重重,矜持有加。“真不知他还能不能来”美琦懊悔万分卷曲在角落的躺椅上,两眼茫然望着吊灯。

防屏蔽邮箱: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